瑞典赌场

钉钉程序员抖音爆火K12教育上演生死之战

2020-04-20 03:10    作者:瑞典赌场

  摘要:此次带来的机遇主要是给到优质在线机构,用户用脚投票,表现出来的衡量标准是时间,而不是金钱。

  6天吸粉43.7万,3月27日,钉钉程序员在抖音上传了第一条26秒视频,视频中他调侃自己是全网最狠的程序员,全国1.2亿学生最想battle的男人。随后的视频中他称钉钉背后有阿里强大的技术支持,可以快速扩容,小学生们还是要安心上课。短短几天内,抖音播放破千万。

  3月23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有关负责人提出了各地各校的三项开学标准。开学之后,线上教育的热潮还能继续火下去吗?此前多家媒体爆料称,K12教育线上线下对于生源的抢夺早已经开始。

  2020年,K12教育迎来了决胜之年。3月31日,在线教育机构猿辅导宣布近期已经完成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腾讯、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跟投,投后估值78亿美元,被外界称为教育行业有史以来最大一次融资。

  高瓴资本的入局,让在线教育的争夺战快速进入到白热化阶段。此前,精锐教育创始人张熙说:“未来 1-2 年,头部在线教育企业会清扫战场,至少 60% 的在线教育公司会倒下。”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近期接受采访时说到,“5月份左右,会有一批中小教育机构因发不出工资和拖欠家长的学费而倒闭。”

  本次疫情的特殊性是在寒假期间爆发,在线教育的重要性得到强化,线下的春季班在线上释放。此次带来的机遇主要是给到优质在线机构,用户用脚投票,表现出来的衡量标准是时间,而不是金钱。

  疫情之后,不管是线上教育还是线下教育,都面临着洗牌和挑战,谁才是长期收益者?

  王涛见到我们时,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再过一个月,我可能就要失业了。”

  王涛所在的教育机构位于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全国重点名校“北京四中”的分校就建在这里,此外,还分布着几所中学。

  2017年,在朋友的介绍下,英语专业毕业的他辞去了五年的销售工作,在课外教育机构做了一名专职英语老师。这是一个由12位老师、一名财务和一个前台组成的小型课外教育机构。在王涛所在的机构旁边,还散落着三四家属性一样的小型课外教育机构,人员配比都不超过20人。这些机构的所有生源全部依托于附近的学校。

  1月27日(大年初五),王涛冒雪从石家庄的家中开车回到了北京,此时正是新冠疫情的爆发期。学校(教育机构)原定是初七开工,这两天陆续接到了家长的咨询电话,也有退费情况发生。为了提前应对,校长(机构负责人)让在职的12个老师全部在初五到达北京。

  王涛向我们介绍,他所在的这所教育机构成立不到3年,校长(机构负责人)是做建材生意,在北京有几家分店。机构的学生数量大概有200人左右,他自己带了不到30个,学生年龄分布分别是从小学到初中。因为机构体量小,老师也兼职销售角色,但没有具体的KPI。附近只有3所学校,大概有几千个孩子,而周围的教育机构就有三四家,所以平均下来每家教育机构最多也就是几百个生源。毕竟机构的体量也在这,生源多了也承受不了。目前他们的主要任务还是把服务做好,用自己的口碑让家长转介绍。

  针对这次疫情,王涛一开始觉得就算持续一段时间,自己也不会受到太多影响,一方面,机构的体量很小,抵抗变化时会显得很灵活。而且,从17年开始到现在,生源一直算稳定,期间也有不少家长从别的课外机构转介绍过来。另一方面,这些孩子大部分都是自己一直在带的,他了解每个人的学习情况,和家长也建立起了信任关系,周末他还有自己的兼职。

  变化是从2月中旬开始的,1月29日,教育部下发了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此后,不少学校陆续开始让学生在家上网课,学生反映每天都会有不同的课表,和平时在学校上课一样。而且还有大量作业要完成。

  疫情刚开始时,王涛的所在的机构也和家长沟通将线下的课程转移到线上来。据王涛回忆,当时家长的反应分三个阶段,最开始是排斥的,大家都本能抗拒上网课,也有部分家长要求退学费,觉得上网课效果会差很多,而且对孩子视力会有影响。后来就是僵持,家长之间都在观望,最后大部分还是将之前的课程转到了网上,但续费下降了很多。

  王涛告诉我们,很多家长的心理预期是,花更少的钱,得到更多的优惠。这其实是非常矛盾的,不管是上网课还是线下教育,家长都希望花一学期的钱让孩子得到两个学期的课外辅导。从那时开始,王涛开始隐约不安起来。

  到二月底时,王涛带的学生有一大半停掉了网课,机构的续费率出现断崖式下跌,他的兼职也没有了。课少的时候,王涛只有3000元的底薪,但每月固定的房贷和车贷就要5000元。此刻,他才清楚的认识到,他即将面临失业的风险。

  王涛告诉我们,现在中小型的教育机构全部都是赔钱在做,盈利至少要在三年后。以房山区为例,300平左右的场地一年租金要70万,装修+水电+器材至少50万投入,所以前期投资是120万。这种体量小的教育机构最重要的资产就是老师,以一节课120元为例,老师要抽取50-70元,如果在北京市里,课时费在150-200元左右,老师会抽取的更多。如果一家机构的生源在200左右,每个学生的学费一年控制在1万元,一年的流水在200万,除去房租,老师工资,各种费用外,一年只有二、三十万的盈利,至少三年才能把成本收回来。

  “从人均几百的DAU(日活跃用户量)突然上升到了几千,最高时已经突破了一万。很多学校也找到了我们要展开合作”采访时,回忆疫情期间的流量红利时,周航难掩心中的兴奋。他告诉我们,最近他们刚拿到A轮融资。

  周航是福建一家OMO(行业平台型商业模式)教育平台的联合创始人,2015年,他和另外两个创始人创建了现在的公司。之所以做OMO模式,周航认为,目前的K12互联网教育还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学习场景、内容与行为的进一步优化配置与融合,是下一步互联网教育发展的方向。虽然线上资源相对丰富,但是线下场景更真实,行为管理更为高效,为充分发挥线上线下各自的优势,如何找到OMO模式中的M点最为关键。

  目前周航公司规模在100人左右,课研和技术团队占了一大部分,他们是通过开发软件,和地方机构合作的的方式来推广自己的产品,实现教育的线上线下结合。据曾航透露,在新冠疫情之前,产品的DAU(日活跃用户量)在几百人左右,从1月底开始就涨到了几千的日活,最高峰值已经过万。在特殊时期,在线教育迎来了流量红利。

  周航认为,针对于线上教育,学生的体验和内容的适用是最为重要的。线上的模式重点在“资源丰富”及“学习数据化”,可随时通过软件进行学习,而且他们把线下的细节通过大数据分析也转移到了线上,根据学生不同的学习特质,及学习场景,进行产品的二次开发。

  “疫情之后,流量肯定会回落,但对我们的影响不会很大。我们本身的模式是和地方的教育机构实现嫁接,推广我们的学习产品。学生重新回到课堂,我们的流量始终都是存在的。后续我们将加快收割三四线城市的流量。”

  周航向我们透露,在疫情的特殊环境下,加快了在线教育市场的下沉。以前三四线城市的学生很少有机会去接触到在线教育,在教育资源短缺的城市,一些线下教育机构会形成垄断。

  但在疫情期间,线下课堂受阻,把学生、老师和家长都逼到了线上,大家对在线教育的认同会提高,等疫情结束后,他们在线上学习的习惯会保留。而且,在线教育会补足教育资源的不均衡问题。

  目前,周航所在的公司已经拿到了A轮融资,估值在7000万左右。去年,他的团队在教育资源相对落后的西北地区进行了试点布局,这次收效明显。今年他们会在华北地区的三四线城市继续扩大布局。

  这次疫情发生之后,全国教育培训机构停止线下教学,同时教育部宣布2020年春季开学延期,并提倡“停课不停学”,鼓励学校和培训机构将教育教学转移至线上场景,而对于很多家长而言,已经早就开始把孩子的线下培训班、辅导班转移到线上。

  曾明有一个十一岁的女儿,他说,原先孩子一年在校外培训机构的花费大概在十万左右,除了语、数、英等辅导班外,还有戏剧培训等兴趣班,去年开始,他已经把基础学科的辅导班,都转移到了线上,效果一样,但花费减少了一半。

  他说原来线下的辅导班,一个班学生十几个人,孩子被提问到的机会还比较高,但是后来班级的人数增加到到二十人、三十人,孩子被提问的机会就大大减少了。而且原来陪着孩子上辅导班时,他会一起帮着孩子记笔记,课后继续再辅导一下。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下来,孩子上课时他就刷起手机了。转为线上上网课后,听不懂、没记住的地方,可以反复的再看视频,这个方便很多。

  当然,由于线上上课的学生人数更多,被提问的机会就更少了。所以,他说孩子在戏剧培训等兴趣爱好方面的培训,需要一对一讲解的,还是需要线下进行,但是基础学科他都选择让孩子上网课。

  和曾明一样,现在辅导班上孩子们的家长,已经从70后,向80后甚至90后过渡了,这些家长都是随着互联网一起成长的一代人,他们对于网络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而在线教育也从最初的录播课、O2O演化到现阶段的线上直播课,也许这都是线下教育机构正面对的正面冲击。

  互联网技术、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日渐成熟、用户习惯向线上大规模迁移的背景下,我国在线教育行业近年来呈现出持续升温的局面,市场规模和用户规模不断增长。

  中国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同比增长幅度持续降低但增长势头保持稳健,预计在2022年其市场规模将达5433.5亿元。用户对在线教育的接受度不断提升、付费意识的觉醒以及线上学习丰富度的完善等是在线教育市场规模持续增长的主要原因,而线下教育机构要做好迎接挑战的准备。

  从小学四年级到高考的阶段,K12教育的核心需求是提分和符合高考的诉求,所以一二线城市目前是一个竞争白热化的状态,不管是线下的参培率还是行业的巨头,目前初创公司的机会都不是特别大。

  三四线城市面临着名师和巨头下沉不易的问题,基于科技的发展和创新模式,好的教师供给可以逐渐进入三四线城市,比如说双师、在线大班课等模式就是很好的切入方式。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智见MAX”。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瑞典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