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赌场

效果差课时长套路深“一哄而上”的在线培训引

2020-03-17 19:30    作者:瑞典赌场

  全面转型线上,在线教育的线上体验更加受关注,也暴露出了其效果存疑、课程超时等诸多问题。

  “学校的在线课上完后,还要上辅导班的在线课。我是累死了。”初二学生林夏向未来网记者抱怨道,“我感觉我们已经变成电脑儿童了。”

  林夏说,早上8点开始上网课,同学们都睡眼朦胧,穿着睡衣。父母就在身边,一边办公一边时刻监督学习情况。

  林夏吐槽着自己变成“电脑儿童”,而林夏的妈妈却对在线课的效果越来越存疑了。心想,“要退掉之前报名的校外在线课。”

  记者了解到,自林夏上六年级来,每年寒暑假,林夏妈妈都会给孩子报猿辅导的数学和英语在线课,连续报了两年。寒暑假期间,白天家长在外上班,孩子在家上课,让林夏妈妈觉得方便又实惠。

  而今年寒假,林夏妈妈对在线教育机构宣传的“不受时间空间限制,依旧可以保证学习效果”产生了怀疑。

  由于疫情,林夏所在学校现在正在开展“停课不停学”,上午由学校的代课老师给学生上复习课,复习之前的知识,下午上教委准备的生命教育和防疫知识课。上完这些之后,林夏还要上校外辅导班的在线课。

  在林夏妈妈看来,学校的代课老师很了解自己孩子的学习情况,会通过轮麦、开视频时时监督学生,但是即使是同一个老师,线上线下的监督效果还是存在差异。

  而在校外机构的线上课堂中,林夏妈妈发现,辅导老师讲完一个知识点一般让孩子挨个“扣1”后就进行下一个内容的讲解,并不会照顾到所有的孩子,孩子的状态需要家长监督才能保持专注。

  “现在每天陪着孩子上课,才发现没有老师在身边监督,孩子干什么的都有,没有三分钟就走神了。线上教育的效果难道靠家长来保证吗?”林夏妈妈对此感到郁闷,根据单位安排,居家在线办公,才发现孩子上网课原来效果这么差。

  “学校老师一般比校外的强,学校老师都没办法同时兼顾讲课和监督,校外辅导怎么可能一下管理这么多人?还有现在天天看电脑,孩子眼睛根本受不了。”林夏妈妈打算疫情结束后,将之前打算报名的在线课都转到线下。

  “学习肯定不能停,但是宁可跑远一点,花费高一点,也要上线下课。”林夏妈妈说。

  北京家长苏娅的朋友圈每天都不亦乐乎,昨天是孩子打卡跟外教对话,今天是孩子打卡数学思维训练到了第6关。今年寒假,苏娅给5岁的小宝报了三个培训班,包括英语、编程和数学思维训练。

  所有的培训辅导都得在线上进行,像苏娅这样,不少家长都担心孩子的线上课程时长太久,会造成视力下降的问题。

  为此,苏娅在家里买了投影仪,“手机屏幕太小,孩子看着看着越离越近,屏幕越大对眼睛伤害越小,而且投影幕布没有蓝光。听说就是蓝光最伤眼睛。”

  苏娅向未来网记者坦言,虽然学龄前的孩子上课普遍一节课不到20分钟,但是英语20分钟,思维课20分钟,编程课再20分钟,加上前前后后的准备时间、课后练习。“孩子一天至少也要看屏幕1个多小时。”苏娅担心才5岁的儿子从小就要带上眼镜。

  北京家长李敏同样为了孩子的眼睛,专门买了儿童款的防蓝光眼镜,还配套买了可以给眼睛按摩的护眼仪。

  李敏向未来网记者表示,自己给上5年级的女儿报名了作业帮一课,“有的一节课45分钟,还有的一节课120分钟,再加上疫情期间孩子需要同时上多门课程,眼睛实在吃不消。”

  教育部等六部门去年7月印发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中明确规定,线上培训应当根据学生年龄、年级合理设置课程培训时长,每节课持续时间不得超过40分钟,课程间隔不少于10分钟。

  未来网记者了解到,在作业帮一课推出的五年级数学冲顶班中,每节课的时长均为120分钟。课程详情里虽注明老师会带着孩子做眼保健操,但是休息时间却并没有显示。

  未来网记者咨询作业帮一课的客服,询问120分钟的课程中间是否有休息时,对方表示中间会安排休息5到10分钟,但是具体上课多久后休息、每次休息多久,该客服人员并没有回答记者。

  “打开微博是在线教育广告,看看微信公众号也是在线教育广告,手机短信更是被学而思、猿辅导、火花思维这些机构轰炸了个遍。”来自北京的家长王悬的儿子今年上二年级,平时上的是线下班课。

  教育部于1月27日下发通知,要求2020年春季延期开学,各机构线下课程取消,学生在家不外出。

  培训机构的线下课程按下“暂停键”,各大平台也纷纷从线下转战线上,王悬抱着试试看地心态报了猿辅导寒假数学特训班,“挺便宜的,45块钱6节课。”王悬说。

  一方面孩子还小,目前没有作业,学校每天课程也是让孩子学习折纸和百家姓之类的素质课程。另一方面,王悬也想让孩子尝试一下在线形式。

  “在线课视频下面都有互动区,有时候孩子就看着同龄人在里面聊天,我不盯着,或者老师讲得互动性不强,孩子就会走神了。”王悬向记者表示,总体来说课程还是让孩子觉得有趣味,可以学进去。

  孩子的课程结束后,应要求会给家长开一个在线答疑的家长会。关于孩子上课的问题,老师可以在线解答。还贴出了一个群二维码,家长可以扫码进群,并告知家长,即使是非上课时间也可以随时解答家长的问题。

  王悬说,进群后就不是这个上课的老师,而是另外一个班主任老师,说负责对接家长,以及课后作业的问题可以向他反馈。

  王悬这才知道,原来低价课是为了把家长的拉进群,向家长们推课的。随后的几天,群里经常出现机构发布的拉新消息,比如现在购课可以便宜,还会额外赠送课程。

  同时,还会对群里发问过的家长进行点对点的宣传。群里会经常发优惠信息,有时候是打折,有时候是送课。

  王悬坦言,“听着听着你就不理智了,感觉自己像‘待宰羔羊’一步一步的就进入了买课套路。”

瑞典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