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赌场

孙成德:日本曾在中国东北修改教科书

2020-02-08 22:59    作者:瑞典赌场

  20世纪三四十年代,日本军国主义给亚洲乃至世界留下的战争创伤和灾难,至今被世人铭记。然而日本政府一直拒不承认其犯下的战争罪行,2015年4月6日,日本文部省公布了日本中学生教科书审定结果,这次通过审定的教科书将钓鱼岛和独岛(日本称竹岛)都说成日本“固有领土”,并更改了南京大屠杀的表述,一些教科书把日军“杀害众多俘虏和居民”修改为“波及众多俘虏和居民”。这次修改教科书再一次暴露了日本抹杀自己曾经侵略别国、屠杀人民罪恶历史的卑劣行径。

  日本一直没有停止修改教科书,1982年、1986年和2001年就曾多次修改教科书,美化其侵略历史。日本妄改教科书的历史由来已久,自1905年占领中国东北的旅大地区,至1932年建立伪满洲国,就曾三次修改中国东北地区中小学生教科书,从中可以看出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的野心与策略。

  1932年,伪满洲国制作的《奉天中等学校临时教科用书书目表暨删正表》(部分)。 辽宁省档案馆提供档案

  日本自1905年占领“关东州”后,就开始千方百计地在当地用日本教科书代替中国教科书或者修改中国教科书。同年4月,日本辽东守备军行政长官神尾光臣就向日占东北各地的日本军政署发布教育方面文件,提出在日军管辖地区,战云已经散去,日军要进行的工作虽然很多,但致力于疏导清国官民,“第一着”应是教育,并附上日本出版的清国学校用教科书书目参考。日本占领“关东州”后,把奴化中国人教育当作“第一着”的任务,文件所附带书目是日本占领台湾期间用的教科书。可见,日本侵略中国一手抓武力征服,一手抓思想控制。日本当局把编纂的台湾公学校《汉文读本》作为旅顺公学堂的教材,但是遭到中国学生和家长的强烈抵制和反对。1906年3月,“关东州”民政署颁发的《关东州公学堂规则》第一条规定:“公学堂向中国人子弟讲授日语,进行德育,并传授日常生活需要的知识和技能为办学宗旨”,把普及日语作为奴化中国人的首要任务。

  1914年,日本成立了关东都督府教科书编纂委员会,它的主要任务是编辑公学堂的修身和语文教材,他们把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课本中有关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中国古代民族英雄抗御外侮内容的课文全部删掉,增加了他们需要的文章,又把这本被篡改得面目全非的汉语课本盗用商务印书馆名义出版。此书出版后,遭当时大连学生、家长和各界人士的抵制,但是在日本当局高压下仍被强制使用。1919年,日本政府还在其教育科研所设置了教科书编辑系。1922年,关东厅与“满铁”联合成立“南满洲教育会教科书编辑部”,用6年时间完成初等一年级到高等二年级全套教科书的编纂,到1932年此编辑部编辑出版教科书50多种,发行60多万部。同年10月,伪满洲国文教部下令各地小学校一律采用该编辑部编辑出版的教科书,这个编辑部成为日本在中国东北推行殖民教育唯一的教科书编辑部。这些教科书也成为日本在中国其他占领区学校的教材。

  1931年10月18日,吉林日本宪兵队队长植原春三签发《关于修改教科书的命令》(吉林宪高普第50号),要求伪吉林省教育厅厅长李锡恩修改小学、初中教科书。修改的教科书共有15册,其中历史和地理教科书8册,即《历史课本》第二、四册,《新时代历史教科书》第二册,《新中华历史课本》第二、四册,《新中华地理课本》第二、四册,《地理课本》第四册。其中有的是删除整章整节,如删去“日本的现状”“朝鲜”“台湾”的全文;删去“帝国主义侵略下的中国民主”的全文;删去“沈阳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全文;删去“廿一条和五卅惨案”全文。有的删去某章节的一部分,如删去《历史课本》第二册中“上海、汉口、广州的惨案(31-35页)”“中日战争(22-24页)”“山东问题(29-30页)”等章节。

  日本宪兵队作为侵略中国的军事政治警察,在用武力中国东北人民的同时,还强迫伪政权修改小学、初中教科书,尤其是历史、地理教科书,奴化东北青少年,达到长期统治东北的目的。

  1932年6月,伪奉天省教育厅根据伪满洲国民政部的指示,派总务科长坪川吉兴前往新京(长春),取回《奉天中等学校临时教科用书书目表暨删正表》,然后按“满洲国内各学校均应采用固定教科书”的要求,在各中等学校启用傀儡政府修改后的教科书。

  《奉天中等学校临时教科用书书目表暨删正表》所列教科书包括初级中学男子部和女子部教科书、高中师范男子部和女子部教科书、农业学校用书、商业学校用书,共6类232册。上述教科书绝大部分都进行了删改,其中对《初中本国史》《初中世界史》《新中学世界地理》《东亚各国史》《西洋史》《高中本国地理》《中国地理》《外国地理》《人文地理》等14册历史、地理教科书删改达852处。从删改的内容看,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掩盖、美化日本侵略历史,如将“倭”“倭寇”改为“日本”,将“日占”改为“日有”,将“抚顺煤矿则全为日人所掌握”“大连……均操于日人之手”“时倭寇掠高丽沿岸,王亲征之,大败而归”删去。新教科书不仅删去揭露和反映日本侵略史实的内容,而且凡是有“帝国主义”字样的内容也统统删去。二是否定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史,如删去“孙文之革命运动与中华民国之成立”“国民革命北伐之成功”,否定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推翻封建王朝的历史。三是分裂中国,妄图把东北从中国版图分割出去,如删去“中华民国”“吾国”,将“我云南”“我滇西孔道”的“我”字删去,将“东北三省一带”改为“满洲一带”,将“东北二大半岛”“白山黑水区”“关东草原”三章全部删去,还将“省会热河”前面加上“现属满洲国”。以上列举删改之处仅仅是一小部分,但是却充分暴露了日本侵略者妄图霸占中国的野心。

  历史是一面镜子。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东北伊始,一手举着屠刀用武力征服被占领地区,一边修改教科书宣扬“王道乐土”“皇国史观”。几乎在军事占领的同时,来不及编写日本的教科书就迫不及待地修改中国已有的中小学教科书,否定中国历史与文化,美化日本侵略他国的罪行,进而达到奴化中国人民和青少年的目的。而日本在战败投降后,不断地修改本国中小学课本,把曾经写进教科书的日本侵略他国的历史罪行再三“洗白”,极力否认。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年了,日本右翼势力始终不反省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罪行,不向被占领国家和人民认罪,反而不断地修改中小学教科书,妄称“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否认731部队、从军“慰安妇”、强征劳工等历史事实,企图把荒谬的历史观灌输给日本青少年,进而推行军国主义的思想。更为嚣张的是日本把修改教科书的手伸到别国。据媒体报道,日本外务省曾要求美国麦格劳——希尔教育出版公司,修改美国世界历史教科书中“慰安妇”这一不恰当的记载内容。这一无理要求遭到出版商严词拒绝。

  从日本安倍政府对修改历史教科书的态度可以看出,尽管日本有些人口口声声说修改历史教科书是民间行为,但实际上是得到了日本政府的支持和纵容。据日本《朝日新闻》2001年2月21日报道,日本政府对历史教科书的审定工作采取“不进行政治干预的方针”,对有严重问题的教科书予以放行。日本右翼势力不断地修改教科书,其“文攻武略”的侵略野心和策略昭然若揭,其修改教科书的背后是为复活日本军国主义造舆论。日本一而再、再而三地修改教科书,但却永远也改变不了历史,抹杀不掉其侵略罪行。他们这种可耻行径是对日本民族的犯罪,是对下一代严重的不负责任。日本每次修改教科书都是挑战邻国,挑战世界和平,必将受到中国和世界各国尊重历史、爱好和平的人民的强烈谴责和反对。日本右翼势力越是变本加厉地修改教科书,世界各国爱好和平的人们越要高度警惕日本右翼势力复活军国主义的野心。

瑞典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