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投注

破局“营收不盈利”怪圈 双师直播大班“翻身”

2019-11-28 07:02    作者:体育投注

  未来网北京6月19日电(记者 梁希理)作为在美国上市的首家K12在线教育企业,同时也是规模盈利的第一家企业,跟谁学凭借直播双师大班模式取胜,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教育业内人士的神经。

  6月16日,在跟谁学上市晚宴上,CEO陈向东这样描绘K12教育未来的万亿市场:“未来的在线亿的市场,而未来的大班课会占到其中的60%,就是3000亿的市场。”

  在线教育发展到现在,经历了从大班模式到个性化服务的”一对一“、小班课模式,再到直播大班的演变。一对一模式盈利难题的不断突显让一些玩家开始趋于冷静,热闹过后小班课模式开始崭露头角,而2013年就出现的直播大班课模式似乎正逐渐回潮。

  人群迭代、观念升级,新需求催生新的班型、商业模式。不过在今天“直播大班是否成为未来风口”的讨论声中,人们不难发现,除跟谁学外,也早已经涌进了学而思网校、猿辅导等教育企业,也有后来者如网易有道、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公司,直奔在线直播大班课而来。

  今年年初,好未来大海事业部副总经理、原海边、学而思网校事业部总监李睿开设了一场公开课,介绍海边(原学而思旗下直播平台)及学而思网校做K12大班直播的经验和思考。

  如果要追溯在线直播大班最早一批的探索者,或许应该是学而思的“海边直播”。据速途网报道,好未来旗下中小学在线直播互动课堂“海边直播”在2013年就试水在线直播大班双师模式,采用“主讲老师直播+辅导老师答疑”的模式进行教学。

  到2017年时。“海边直播”又升级为现在的学而思在线。按照学而思在线方面的说法,推出直播双师课是当时与其他机构争夺生源、避免线下学生分流的手段。

  相比上述入局者,尽管一些机构试水直播大班稍晚,但在上线后则一直坚持聚焦相应业务。

  比如猿辅导。从2017年到2019年,猿辅导相继关闭了自家初高中的一对一业务,尝试K12大班辅导产品。援引多知网对业内人士的采访,今年猿辅导营收超10亿元,续报率超过70%。K12大班辅导已经成为猿辅导的主要营收来源。

  跟谁学的试水始于2014年。2016年,在高途课堂在跟随学内部孵化之前,跟谁学已经进行了两年的摸索。彼时,作业帮“作业帮一课”,疯狂老师推“叮当课堂”等K12直播大班课,都和高途课堂一样,出现在2016年6月前后。

  到2017年时,陈向东和团队开始关闭或拆分跟谁学的所有to B业务,只保留直播大班。据陈向东介绍,当年9月就实现了盈利。

  一些手握流量的互联网企业也看中了这笔好生意。2018年,网易有道提出“All In K12”战略,切入直播大班课并引入双师模式。今日头条在今年初公布的网校业务,也意图明显。

  如果从在线教育行业纵向观察,或能理解早就兴起多年的直播大班课为何又再度回潮。

  随着教育资源供给的逐渐提升,市场目标用户特征也开始发生转变。学生用户的个性定制化教育需求不断增强,一对一模式也超越大班模式,成为在线教育一个快速崛起的细分领域。

  2016年,在线一对一市场迎来爆发。不断公布新一轮大额融资的Vipkid、哒哒英语等早入局者,凭借一对一登陆美股的51talk,都引来许多机构在这一细分赛道迅速跟进。

  赛道激烈,分到一杯羹显然不易。巨头盘踞,加上在线一对一高成本、高获课的盈利模式弊端在去年“学霸1对1”等知名机构的倒闭跑路事件里被进一步放大。后来者们不再像红利期时窝蜂而至,也有赛道内的玩家关停退出。

  而在“一对一”还火热的2016年,已有企业初尝“一对多”小班课的生意。一对一模式的盈利难题与小班课较高的投资回报率,两相比对下,后者逐渐赢得机构和资本的宠爱。

  而人们也越来越清楚认识到,没有一个运营良好的、健康的商业模式,业务难以走通。业内资深人士大尤在《跟跟谁学学学》一文中指出了直播双师大班课其他模型的效率和增速,“K12双师大直播性价比高”,“逻辑很简单,需求层面K12在所有赛道里最刚,效果层面双师大直播通过超一流授课师资确保了输出质量,专职辅导员确保了学员的输入效率,学习有效果的同时家长还有被服务的感受,自然愿意付费,价格也比较亲民,通俗点讲就是性价比真的好”。他还进一步指出,大市场的增长是需要真正性价比高的产品才会井喷。

  而无论是学而思的海边直播、跟谁学还是现在的网易有道,所采用的“双师”都在线上进行,区别于新东方、高思等“线上主讲教师+线下辅导教师”的模式。

  按照网易有道副总裁罗媛“优质师资、教研和高效服务是大班课核心的竞争要素”的观点来看,高效服务取决于辅导教师优劣。新东方集团助理副总裁冯大为则认为,双师模式要跑得快,理论上需要主讲教师和辅导教师良好配合、“判若一人”。

  在在线教育师资普遍紧缺的条件下,显然,双师已经成为K12打破瓶颈、增长提速的关键一招。

  2019年网易有道新年全员大会上,有道CEO周枫表示,在2018年有道进入双师模式后,在线直播大班课的健康指数有了明显的提升。以小初暑假班为例,近千元的班课续班率达到了70%。

  周枫在3月的媒体发布会上也曾提及,在2018年,网易有道营收增长了60%,其中有道精品课报名人次达到2000万,营收跃居第一位,其中,K12的付费用户增长了5倍,K12业务营收增长了3倍。凭借K12直播大班,网易有道一只脚迈上了上市路。据悉,网易有道已经启动赴美股IPO,目前正在跟两家知名承销商进行相关洽谈合作。甚至有网友戏称,“网易旗下最先上市的竟然不是网易云音乐”。

  对于“双师”的优势,陈向东曾对媒体表示,“线上依赖头部名师,所以管理难度降低不少。此外,跟谁学拆分了主讲名师的工作职能,教和练分离的方式减少了成本。”

  但也有分析指出,辅导教师的入局带来了人工投入的问题。比如辅导教师的招聘难度在增大,供给不足;而辅导教师上升路径尚未健全,也容易导致其因工作角色缺乏成就感,进而带来流失,可能会给公司师资管理带去影响。

  优质赛道从来不缺对手。即便跟谁学的盈利,还不足以证明双师直播大班模式已达到持续盈利的效果,但接下来的激烈竞争,势必让在线教育市场新增活力。

体育投注,外围网站